电热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资新36条细则本月将全部出台

发布时间:2021-01-20 07:33:08 阅读: 来源:电热片厂家

" data-original="http://i0.sinaimg.cn/IT/cr/2012/0607/3365573871.jpg" src="http://p.sootoo.com/son_media/msg/2014/06/06/626380.gif" width=540 height=248>

" src="http://i0.sinaimg.cn/IT/cr/2012/0607/3365573871.jpg" width=540 height=248>

手握入场券,民企担心入门易找座难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6月5日表示,6月底前,民间投资新36条的实施细则将全部出台,重点是放宽市场准入,激发民间投资活力。

据南都记者综合采访了解,在当前“稳增长”背景下,国企投资空间有限,而遭遇了金融危机、信贷紧缩等多重打击的民营经济需要新的出口来释放活力,进而拉动经济,此时出台民资新36条细则必要且紧迫。

不过,细则能否落实到位,则要看能否打破央企垄断、能否突破“玻璃门”、“弹簧门”等种种障碍,政府能否切实支持民营中小企业发展。由此相关配套政策和深入改革不可或缺。

民资助力“稳增长”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6月5日表示,根据国务院的要求,今年上半年即6月底前,未来20多天之内,民间投资新36条的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实施细则都将全部出台完毕。重点是放宽市场准入,激发民间投资活力。李朴民表示,当前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通过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且投资是扩大国内需求的重要方面,不可或缺。

自2010年5月13日国务院颁布《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若干意见》,简称“新36条”以来,目前,多个部委均已出台鼓励民资实施细则。国土部承诺矿业权向民资全面开放,并且今年最新批准的页岩气矿种已率先开放。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广东省委党校副校长陈鸿宇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认为,当前是我国民营经济近几年来最艰难的时刻,也是我国经济亟须释放民营资本、培养新的经济增长点的时候,此时出台并落实民资新36条细则,有必要且紧迫的意义。

陈鸿宇分析,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国民营经济其实受冲击最大,随后的4万亿保增长投资大都进入了“铁公基”领域,民营资本没有分到多少羹。4万亿刺激过后,2010年以来通胀高涨,为此中央又缩紧银根,一刀切,受打击最大的还是民营经济,中小微企业普遍融资难。因此,民营经济遭遇了近年来最为苛刻严峻的环境。

与此同时,我国经济下行,原来依靠国有大企业拉动投资的空间亦变得有限,亟须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而虽然遭遇困难,民营资本仍然具有充沛的活力和潜力,大量游资掌握在社会多元主体尤其民营企业家的手里,且需要新的出口来释放。由此,中央此时出台民资新36条细则,引导它们进入实体经济,可谓是适逢其时。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鼓励发展民间投资,有助于增强我国经济内生增长的动力。短期内可能不会再出现类似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而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进行投资的行为受到限制,让出了一大块空间,为民间资本提供了填补这些空间的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想要继续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就必须让民间资本发挥更大的作用。

关键要打破央企垄断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4月份,我国固定资产同比增长20.2%,增速创下2003年以来的最低值。但同期民间投资仍保持高速增长势头,在固定资产投资中所占比重达62%,同比增速27.3%,高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不过,从行业看,民资集中投向制造业和房地产领域,新36条强调的基础产业、金融服务等较少见到民资身影,因此新36条细则对民资的引领空间极大。

但细则能否落实到位,仍是待解之题。广东省经信委相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放开民间资本准入的方向是对的,但估计只能一步步往前推,关键要打破央企垄断。这必须由中央出台政策,切实改革体制。“现在民间资本不能进入的行业,主要就是石油、电力、电信、银行等。而这些行业都是央企垄断,民间资本进不去,而省一级没有权限放开。”他说,“中央落实细则后,省里面才能积极配合。”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庄聪生表示,过高的准入门槛、过高的交易成本,使得民间资本找不到合理的投资渠道。预计民资新36条细则出台后,各项政策措施从出台到落地有一个时间差。希望地方各级政府对民资开放既要“开门”也要“设座”。给进去后的民间资本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将各项政策措施落到实处。

配套改革不可或缺

此外,广东省中小企业局副局长何作贤告诉南都记者,虽然不少领域在政策层面已经放开,但由于规则、习惯、细节等因素,民间资本进入时往往遭遇“玻璃门”、“弹簧门”等障碍。

广州旸光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金琼斌对南都记者表示,在实际操作中,民企仍面临困难,且这些困难不分行业普遍存在。其中之一,是民企信用难被认同。由于企业税收标准高,不少民企为了逃税往往少开、不开发票,财务数据缺失,从而导致信用低,进而导致融资难。其二是在涉及政府项目的招投标中,因资金门槛较高,中小民企往往难以参与。

第三,政府对民企的扶持难以落到实处。金琼斌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在浙江和广州分别有一家公司,也都参与了两地的企业信息化升级项目,接受升级的都是民企,每家企业收费约30万元。不过,这30万元中,60%的浙江民企只需自己出一部分,剩余由政府补贴,而广东民企拿到政府补贴的较少。

在安邦高级研究员贺军看来,放开市场并不只是简单地把门打开,让民资进来。要真正开放市场,需要对市场体系进行改革,对国企垄断和政府干预进行改革,还需要有一系列的配套政策。

天骄帝国破解版

澳客彩票网官网手机版下载

神魔传说

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