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逢雨必涝顽疾难破中国城市如何不再看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13:56 阅读: 来源:电热片厂家

"逢雨必涝"顽疾难破 中国城市如何不再"看海"?

原标题:“逢雨必涝”顽疾难破 中国城市如何不再“看海”?

中新网北京7月24日电(吕春荣)抓鱼,划船,看海……网友调侃,这个夏天,又可以足不出户在家门口体验众多“水上项目”了。今年入汛以来,多地出现强降雨,一座又一座城市被淹成泽国。“逢雨必涝”的城市顽疾如何破解?国家主导的“海绵城市”试点能否收效?汛期又至,民众关注中国城市如何不再“看海”。

内涝连连,年年内涝

今年雨水来势汹汹,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给中国各地的防汛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轮番强降雨,更让众多城市组团“看海”。

近期,城市涝情连连不断。今年汛期以来,已有北京、上海、成都、武汉、南京等众多城市因暴雨内涝均出现过“看海”景观。

7月17日,北京的降雨,图为丰益桥附近道路积水严重。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近年来,中国很多城市都要轮番经历这样特殊的“雨”考。2012年7月,北京的一场全城内涝更是引发全国聚焦。当月21日至22日,北京及其周边地区曾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及洪涝灾害,北京市内更是遭遇严重内涝,一片汪洋。

同样是特大城市,广州常年大小“雨考”不断。2010年,广州发生“5.7”特大暴雨,当时一周降雨量冲破百年纪录,广州全城“水漫金山”,中心城区118处地段出现内涝水浸,其中44处严重水浸。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张家团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介绍:近三年来,中国平均每年都有100多个城市受到外洪内涝的威胁,2012年有184座城市发生内涝,2013年234座城市内涝,2014年125座城市内涝,这里边就包括了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

而除了特大城市,中国众多中小城市也是内涝“大户”。内涝,已成了中国普遍的一种城市病。记者注意到,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0年对国内351个城市排涝能力的专项调研显示,2008年至2010年间,有62%的城市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内涝。

城市内涝因城市建设太快

年年涝,连连涝,“逢雨必涝”的城市顽疾,为何久治不愈?

除了特殊的气候原因外,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镇水务与工程专业研究分院副院长孔彦鸿向中新网记者表示,内涝问题和当前城市建设太快、大量硬化面积增加等有直接关系。

6月15日,广西柳州市三江县突降暴雨,引发严重内涝,县城变“泽国”。 苏庆超 摄

“我国经历了30年的快速城镇化发展,当前,城市地上大范围的硬化面积飞速扩大,注重地上建设,而地下的设施建设却没有跟上,很多地面透水渠道都被挡住了。”孔彦鸿说。

有观点质疑城市内涝与城市规划的不科学相关。对此,孔彦鸿表示,内涝问题并不是城市规划产生的问题,而是城市建设太快的问题。另外,有些城市在建设上,并没有按城市规划来做,却大规模的“任性”开建。而有些城市更是没有规划也在建,建设太快,导致城市不按系统性建设的规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规律施行,因此,自然就实施了“报复”。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魏后凯也指出,内涝治理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除了注重规划,进行科学的论证,同时,也要制定一套从规划建设到维护的有效机制。

“不应只‘花钱’,单单着力设施简单组接就完事了。”魏后凯说,当前很多城市重金投入地下管网设施建设,但还比较粗糙。

重金治涝并不能短期见效

近年来,针对城市内涝,中国多地也已重拳出击,花重金治涝,但收效不甚明显。

据媒体报道,2003年开始,南昌投入20亿元资金,综合改造5大排水系统,实施12大工程30多个子项目。武汉则为建设海绵城市,投资规模已超过百亿。但近十年来,南昌“看海”的情况时有发生,每到夏季汛期总会有一两次全城被淹的情况发生。而武汉,就在今年4月初,更因连续降雨发生严重内涝,多个地段渍水。

7月23日,武汉暴雨渍水严重,导致的部分路段严重渍水,也给当地民众出行造成影响。中新社发 张畅 摄

“实际上,重金治涝并不是短期便见效的,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年。南昌、武汉两城内涝问题都有共同特点,就是原本两城都有大面积的内湖,两城的城市湖泊量更处全国前列,然而近一阶段,由于大面积填湖,导致了蓄水能力下降,影响排涝能力,因而,治涝仍需时日。”孔彦鸿说。

记者注意到,作为“百湖之市”的武汉,近年湖泊缩水严重。有数据显示,目前武汉城区湖泊有40个,而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这一数字是127个——60年来武汉城区近90个湖泊消失。

建设“海绵城市”可从根本上治涝?

城市“看海”现象频发,到底该如何破解?

当前,“海绵城市”的概念,正走入中国城市治涝的视野。所谓“海绵城市”,就是通过一系列城市设施的建设与合理规划,让城市像海绵一样,将雨水吸收、过滤,并收集储存起来,进行合理利用,比如城市绿化、冲洗街道、消防储水等等。

7月21日早,浙江杭州遭遇强降雨,市区多处路段出现积水,部分路段通行一度中断。 中新社发 李晨韵 摄

今年 4月,财政部、住建部、水利部联合发文,公布了首批包括厦门、济南、武汉等16个城市的“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名单。有媒体也将今年成为中国“海绵城市”建设的元年。

“根本上治涝,建设‘海绵城市’比建设地下管网,比改变气候更完整些。”孔彦鸿表示,“海绵城市”是一个系统工程,讲究“蓄、渗、滞、净、用、排”,其在建设之初,就要求考虑水的出路,保留大量的“海绵体”,而这就可以有效地实现水的循环排泄。

如今,全国很多城市跃跃欲试,然而专家指出,“海绵城市”建设其实并不简单。

中国社科院经济与社会建设研究室主任钟君表示,建设“海绵城市”是必要的,但要结合城市自身需要,因地制宜,在多雨的南方城市便可多考虑建设,但北方城市则要根据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窝蜂”去做。如今,很多城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洪涝了,便马上考虑开建海绵城市,这样的想法不科学。

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建设“海绵城市”的难点,一方面,人们对其内涵还普遍缺少理解,另一方面,“运动式建设”也令相关专家担心。

据了解,海绵城市建设投资约为每平方公里1亿元—1.5亿元,而这数据也让外界产生建设成本是否会过高的想法。孔彦鸿表示,建设“海绵城市”的根本是不要大规模破坏,即建设初期就要进行低影响开发,而低影响开发是省钱的,建设初期只要考虑不要干扰自然循环的路径,那就不需要太多的投入了。

她举例说,“低影响开发、低洼绿地建设”就是在建绿地之初,就把雨水的去处考虑好,就把透水地面自然留好,不破坏自然原有的下渗渠道,而这样的建设,甚至不要考虑投钱。如果是建设完再考虑“恢复”部分海绵体,那肯定费钱。(完)

江苏沙棘种子

天津高压钠灯路灯

重庆镍基高温合金